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技资讯 > 他只是努力做最好的自己

他只是努力做最好的自己

更新时间:2018-07-20 13:54
浏览次数:
这是一个与永州全然不同的新世界。
 
  工厂遍地都是。亲戚们都在流水线上做工,他也很快在电子厂找到了维修电脑显示器和主板的工作。生活被集体宿舍、见不到油水的工作餐、车间里的嗡嗡声填满,这座到处都是年轻人的城市让他觉得很有活力。
 
  他偶尔会去后街溜达,那条不长的街面有几十家五星级酒店。八卦的工友告诉他,这条街上每天早上都有漂亮姑娘去银行排队存钱,他不解:这地方这么能挣钱?
 
  不过,挣大钱的好事显然没落在东莞打工仔奉佑生头上。
 
  他在那座城市最“奢华”的回忆是:花180块——接近工资1/4,吃了顿正宗湘菜,有鱼头,有肉,几个人把菜吃得汤都没剩下。
 
  “后来我再也没吃到过那么好吃的湘菜”,他告诉首席人物观。
 
  华强北开往白石洲的公交车,单程40分钟,奉佑生在深夜10点坐过很多次。夜色中,当属于都市繁华的高楼大厦和霓虹灯渐渐稀少,低矮拥挤的自建房鳞次栉比出现,就意味着深圳最大的城中村到了。
 
  奉佑生是在2004年初秋加入白石洲“深漂”的。
 
  他不安于东莞的生活。某天,他留意到《快乐大本营》里的短信服务商华动飞天,上网搜索一看:这是家深圳公司,而且正在招人。他投了简历,很快独自前往深圳。
 
  奉佑生正式加入互联网公司的这一年,中国网民数量达到9400万,互联网生意风起云涌,陈天桥靠游戏生意成为最年轻的大陆首富,雷军收到了卖掉卓越网的7500万美元。
 
  奉佑生没想过要成为谁,他只是努力做最好的自己。
 
  从优秀新人到优秀员工,再到A8音乐网的第一位工程师,他经常是公司下班最晚的人。A8音乐网上线前,他花了15天时间写代码,凌晨三四点下班成为常态。后来,公司从华强北搬到科技园,深夜10点的那趟公交车上不再有奉佑生的孤独身影,他更喜欢走20分钟回家,“可以省下2块钱”。
 
  相比深圳,一年后的北京显然让他更多地尝到了孤独的滋味。
 
  风沙大、干燥、陈旧、大得不友好,这是北京在2005年10月留给奉佑生的第一印象。从机场出来后,他打车前往长椿街,同行者还有华动飞天的七八位同事,他们要在北京开展互联网业务。
 
  新生活有点像深圳的延续:经常加班到凌晨,再走路回公司附近的宿舍。但一离开办公室,无数细节都在提醒他: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——宿舍所在的老楼房里,常年有位大妈负责按电梯;入冬后寒风刺骨,那段短短的步行路程也变得很难熬。
 
  “干完今天就回深圳”,奉佑生总这样安慰自己。
 
  日子一天一天划过,当一切变得轻车熟路,孤独也渐渐散去。他成家了,还有了两个女儿。小女儿出生的2010年,他做出了多米音乐——一款在3年后用户达到1.5亿,与网易云音乐并列的音乐软件。
 
  但快乐未能长久。等到2014年时,多米音乐持续增长的版权成本、不清晰的商业模式,已经让奉佑生觉得很痛苦。这条路,他看不到希望——正如14年前逃离的那条公务员之路。
相关推荐